000021

Nov 8, 2017 08:39 · 557 words · 2 minutes read memory

偶然又想起高中的事,莫名想到一个尬的。有个学生写了一个非常露骨的表白女班任的信被同学发现了,不知是恶搞还是什么,大家议论纷纷。邻桌同时也是班长的女生若有若无地向我表达猜疑。……OMG,我给人的印象是那么怪么!

另一则是给学校代领助学金,坑的是有一年我去银行领了200然后上交给学校。隔阵听说另外几个都领了的500,班任又向我确认我是否只收到200。隔年心血来潮打了银行卡的详单,发现当年的确是500,结果柜员给了我200。当即投诉银行,后主管从江北的仓库申请调出小票影印件作证。最好笑的是,影印件最关键的金额那栏全是大片黑色。解释是:一本小票太厚,压在机器上有空隙的地方根本复印不上。所以不了了之。让班任认为我私藏300块的事情是无力回天了。

又想起一则,高中我和一个女生比较亲近,我很欣赏她,也觉得她人很好,但我没有任何爱恋追求的意思,而是当成一个好朋友。但先后被两个不同的男生视为情敌,由此针对我的言语和行为上的套路和羁绊也常有,我常常选择忍和忽视,但难免给我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。想想也是醉了,年龄那么小还要搞这些事。

感觉我高中还是背了不少黑锅的。好吧,这是来吐血槽的。

若再回顾初中和大学事,我似乎也一直是被人误会的角色。但我懒得解释。虽然自认不是好人,但相比于一些人暗自揣测或道听途说的印象,我真的要太善良了。